原发灶的切除,肿瘤病人做了根治术后还会复发吗

经常听到一些肿瘤病人发自内心的疑问,为什么已经做了肿瘤根治术,同时也按医生的医嘱作定期复查,可是在一两年的时间内病人病情还是复发了,有的甚至发生远器官转移,导致病情迅速恶化,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什么是肿瘤根治术?

恶性肿瘤原发灶的切除是肿瘤手术治疗的主要内容,根治性手术是主要手段。根治性手术是指对原发灶的广泛切除并连同周围淋巴结转移区的整块切除。目前对肿瘤局限于原发部位及区域淋巴结而未发现有其他转移病灶,患者全身情况能够耐受手术者,均适应于作根治术。

胆囊癌应采取以手术为主的综合疗法。一般治疗包括支持,补充营养,增加饮食,症状发生与饮食有关时,可进低脂肪饮食。止痛与一般治疗相同,如疼痛不易缓解时,可给普鲁卡因静脉滴注,或用吗啡类药物。

肿瘤根治术的大体概念是:将原发肿瘤及其浸润的组织或转移的区域淋巴结作整块切除,临床病理报告显示两端未见癌瘤浸润。需要指出的是:根治术并不能根治肿瘤,所谓肿瘤根治术,是指在切除肿块同时,又扩大了切除范围,将肿块周围的可疑组织和淋巴结也一并进行了清除,以期望达到“根治”目的。但它并不等同于根治了肿瘤,这只是一种望文生义的误解,也许将其称为“肿瘤扩大切除术”更合适。

恶性肿瘤可以自局部向周围组织浸润及扩散,因此手术治疗的原则是切除原发灶以及可能受累及的周围组织,如果肿瘤在某一器官或组织则要将该器官全部或大部切除,如肺癌、胃癌、肾癌、食管癌、软组织肿瘤等。如果原发灶与邻近脏器有粘连或侵犯,必要时可将邻近脏器一并切除,如胃癌侵犯肝左叶时可同时切除肝左叶,食管癌侵犯心包时切除部分心包。手术切除的范围还应根据不同肿瘤的生物学特性而定,同时也应熟悉肿瘤的病理学知识,决定对具体肿瘤手术切除的恰当范围。

胆囊癌的治疗以手术为主,但由于起病隐匿,无症状,早期诊断困难,故能手术切除者不多,国内文献报道为50%。能行根治性手术者更少,仅为20.2%。即使已作病灶切除,手术后平均存活时间仅8.4个月,近90%的患者死于手术后1年内,5年存活率不及5%,个别报道为14.5%。近年国外开展手术切除病灶加核素术中照射治疗晚期患者,对其预后及生活质量可能有所改善。胆囊癌的手术也可分为姑息手术、根治术及扩大根治手术,姑息手术是指在肿瘤已不可能根治的情况下,为改善患者症状而采用胆囊肿块的局部切除或各种引流手术。根治手术应视病期的早晚而含义有所不同。限于黏膜的原位癌或早期癌,单纯胆囊切除即可视为根治。而侵及肌层或胆囊壁全层者,则需切除胆囊床2~3cm的肝组织及胆囊管,肝总管周围淋巴结才算根治。对肝脏已被,周围淋巴结已有转移的晚期患者,只能行扩大根治术。扩大根治术是指在区域淋巴结或邻近脏器有转移的情况下,切除肝右叶、胰头、十二指肠及血管的切除重建等。

随着现代对肿瘤研究的加深,人们逐渐认识到:恶性肿瘤实际上是一种全身性疾病,肿块只是肿瘤在身体某器官局部的表现,切除了肿块并不能消除癌症病源,不能改变患者癌症易患的本质,那么做了根治术后在一定时期内复发,就自然是很普遍的现象了。

根治性手术时对原发灶应尽可能作彻底切除。然而,手术切除范围的大小并不一定影响术后生存率,这主要是很多肿瘤在治疗时已经发生亚临床期转移。手术治疗作为局部治疗的主要手段,对局部瘤灶的控制有助于减少局部复发及远处转移,同时切除肿瘤后改变了机体与肿瘤的比势,有利于提高机体的免疫功能,为综合治疗创造条件。

隐匿性胆囊癌是指术前、术中均未得出诊断,而因“良性”疾病胆囊切除术后由病理检查确诊为胆囊癌者。隐匿性胆囊癌由于是在术后确诊,所以面临的问题为是否需要再次行根治手术。对术后病理癌肿仅黏膜层或肌层者,单纯行完整的胆囊切除术已达根治目的,可不必再行第二次根治手术。由于胆囊颈、尤其是胆囊管的癌肿邻近胆囊三角,易较早发生淋巴结转移,因此无论胆囊壁哪一层,均应再次行肝十二指肠韧带周围淋巴结清扫术。对浸润超过肌层,切缘阳性及胆囊三角淋巴结活检阳性的隐匿胆囊癌也均应行第二次根治性手术。

肿瘤根治术后三年内,有超过了80%的患者发生复发转移。有的肿瘤转移灶的肿瘤细胞数小于10的6次方,称之为“亚临床转移”。此时,外科手术包括根治性手术,对这种肉眼不可见的微小转移病灶毫无办法。一旦条件许可,这种微小的亚临床病灶,就会形成星火燎原之势。

根治性手术是尽可能的彻底切除肿瘤,以达根治目的。但如肿瘤的发展超越根治的范围,或者患者存在严重的脏器功能不全,年老体衰难以耐受手术,则不宜选择根治手术,可视具体情况采取一些合适的姑息治疗方法。

图片 1

图片 2

小编推荐,并不是直接地或立即使机体形成癌症。大多数情况下机体有能力将致癌物质排除至休外或将其吞噬、转化成非致癌物质……[详情请看>>>>致癌物质进入体内就会致癌吗]

对于无法根治的晚期病例,手术原则为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晚期胆囊癌突出的问题是由于癌肿胆道所致的阻塞性黄疸。手术应尽量考虑作内引流。内引流的方法有胆管空肠吻合术,架桥内引流术等。对于情况极差的病例,也可行置管外引流术。目前在胆道外科记忆合金支架已得到成功应用,对于胆管梗阻者,术中安置支架支撑胆管,可使胆汁得到引流。

因此,大部份的肿瘤外科手术只是一种有效的肿瘤减瘤术,而并非所谓的根治术。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显示,某些肿瘤的根治性手术与局部手术相比对肿瘤患者三年、五年生存率并没有明显提高,有些患者反而因其切除的机体组织较多,对人体的正常生理组织损伤更大,而造成术后生活质量明显下降,目前国外很多肿瘤的治疗,如乳腺癌治疗,已经不再主张施行这种扩大切除的治疗。

防癌 多吃这些蔬菜 生活中的防癌水果 乳腺癌逼近“80后”女性
远离癌症的九种生活习惯 揭密易患癌症的十大人群 2009国人防癌新行动
远离乳腺癌 不可不知5点 预防癌症新十六条 防癌健康饮食四法则
什么病最容易变成癌

对于手术后病人应酌情辅以放疗和/或化疗以及中医中药等治疗,以延长时间。对合并有肝转移已切除或不能切除者,有采用肝动脉和/或门静脉化疗栓塞方法进行治疗,目前例数不多,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更重要的是在施行根治术后,为减小病人在早中期复发和转移,必需在综合治疗原则的指导下,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进行整体调理,使机体内环境相对恒定,促进免疫功能的恢复和提高,诱导异常分化的癌细胞趋于正常分化,使残余的癌细胞改邪归正,这样才能达到防止复发和转移的目的。

想了解更多肿瘤的相关知识,请点击>>>> 癌症频道

按照病变范围及肿瘤的生物特性施行相应的根治手术。Adson报道切除的病例中仍有63%的手术未达到根治要求。凡病变尚局限于胆囊周围的邻近肝脏,淋巴转移未超过第2站,即应认为是可根治的胆囊癌,施行合理的根治手术。

正如清代著名医学家徐大椿在《用药如用兵论》中所言:“一病而分治之,则用寡可以胜众,使前后不相救,其势自衰……若夫虚邪之体,攻不可过,本和平之药,而以峻药补之……然而选材必当,器械必良,克其不愆,布阵有方……治病之法尽之矣。”

①单纯胆囊切除术:癌肿仅限于黏膜层者,单纯胆囊切除术即可达到根治目的,不需清扫淋巴结。这种情况多半是因胆囊良性病变而行胆囊切除,术中或术后病理检查时发现的。有人认为Nevin分类法Ⅰ期和Ⅱ期,尤其是乳头状癌,可行单纯胆囊切除术。Berhdam报告,胆囊癌黏膜及黏膜下层,只需单纯胆囊切除,术后5年率可达64%,10年率44%。

②区域淋巴结清扫侵及胆囊肌层和全层者,多有胆囊淋巴结转移。恶性度较高的病理类型如黏液腺癌、未分化癌也需行淋巴结清扫。清扫范围包括第1、2站淋巴结,以门静脉右缘为界,将肝十二指肠韧带内的淋巴结完全清除,再将十二指肠翻起,清除胰十二指肠、胆总管下段淋巴结。

③肝楔形切除术:凡病变侵及胆囊全层或邻近肝脏者,应加肝楔形切除。根据病变范围沿胆囊床边缘作1.5~4cm肝楔形切除。

④肝右叶切除及肝Ⅳ、Ⅴ段切除术:用于肝床浸润范围较大及肝管已有直接浸润者。50年前即有人开始右半肝切除治疗胆囊癌,文献报道20余例,仅1例5年,说明该手术并不能提高率。Bismuth采用肝Ⅳ、Ⅴ段切除治疗5例Nevin
Ⅳ期病例,除1例有残癌在术后2年复发死亡外,其余4例均健在,3例存活2年以上。手术死亡率也较低,远期疗效较好,故对于邻近肝脏有转移的病例,特别是胆囊壶腹部癌,肝Ⅳ、Ⅴ段切除是比较合理的扩大手术方式。

⑤其他邻近脏器部分切除术:胃窦部、十二指肠、结肠肝曲如受,可将受累脏器连同胆囊作整块切除。

⑥肝外胆管部分切除:位于胆囊颈部或延及胆囊管的病变,以及乳头状癌,应特别注意探查肝外胆管,如发现胆管受侵应争取同时切除。

胆囊造瘘时或术后发现的胆囊癌,必要时应尽早行根治性手术,切除范围应包括腹壁窦道周围组织。已有胃肠道内瘘时应同时切除相通的邻近脏器;急性穿孔的胆囊癌在手术结束时要用蒸馏水并抗癌药冲洗肝右下间隙。

术后病理诊断的胆囊癌,有人称之隐性胆囊癌,其实术后病理发现的胆囊癌不一定皆为早期。因此,强调在术中常规剖开切下的胆囊进行检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术后病理报告的胆囊癌,除Ⅰ期者外,应根据情况尽早再次手术,作区域淋巴结清扫或加肝楔状切除术。有人认为这类患者可进行放射治疗2~3个月再行根治手术。

以往认为,病变已超出胆囊并已侵及邻近肝脏、肝门部或肝外胆管有转移肿块并伴有黄疸,淋巴结已转移至第3站,皆不宜行扩大根治术。现有个别人采用胆囊、胆管切除合并肝右叶切除,胆囊切除合并胰十二指肠切除,肝右叶切除加胰十二指肠切除合并门静脉、肝动脉切除重建等术式治疗晚期胆囊癌,由于病例少尚很难评价。

①姑息性胆囊切除术:病变已超出可根治的范围,为缓解症状可行姑息性胆囊切除术;患者年龄过大、患有其他内科病或胆囊伴有严重感染等不宜扩大手术范围时,亦应施行姑息性胆囊切除手术。

②胆管引流术:包括胆肠内引流术或支撑管引流术、胆管外引流术和PTCD外引流术等,用于伴有梗阻性黄疸者。

全国1098例肝外胆道癌调查分析表现,手术切除的预后明显优于单纯外引流术,而引流术与未手术者比较无明显差异。在一些恶性程度较低和进展较慢的病例,姑息手术后可望延长期。

胆囊癌对放疗有一定性,早期病人手术后局部复发的机会较大,而且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所以有作者主张根治术后也应进行放疗。一组Ⅳ期患者,手术中内照射治疗结合术后外照射治疗,术中电子束主要照射肝切缘,肝十二指肠韧带等可能癌灶之处,术中给予一次剂量20~30Gy,疗效较好,3年累积率为10.1%,对照组则为0。对姑息切除或不能切除的晚期病人进行放疗需较大照射量,有人主张给予70Gy,7~8周内完成,有可能延长时间。

图片 3

为防止和减少局部复发,可将放疗作为胆囊癌手术的辅助治疗。有学者对一组胆囊癌进行了总剂量为30Gy的术前放疗,结果发现接受术前放疗组的手术切除率高于对照组,而且不会增加组织的脆性和术中出血量。但由于在手术前难以对胆囊癌的肿瘤大小和所累及的范围做出较为准确的诊断,因此,放疗的剂量难以控制。而术中放疗对肿瘤的大小及其所累及的范围可做出正确的判断,具有定位准确、减少或避免了正常组织器官受放射损伤的优点。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的经验是,术中一次性给予肿瘤区域20Gy的放射剂量,时间10~15min,可改善病人的预后。临床上应用最多的是术后放射治疗,手术中明确肿瘤的部位和大小,并以金属夹对术后放疗的区域作出标记,一般在术后4~5周开始,外照射4~5周,总剂量40~50Gy。综合各家术后放疗结果报道,接受术后放疗的病人中位期均高于对照组,尤其是对于Nevin
Ⅲ、Ⅳ期或非根治性切除的病例,相对疗效更为明显。近年亦有报道通过PTCD的腔内照射与体外照射联合应用具有一定的效果。

胆囊癌对各种化疗药物均不,多用于手术后辅助治疗,目前尚无统一的化疗方案,已经使用的化疗方案效果并不理想。通过对正常胆囊和胆囊癌标本的P-糖蛋白含量进行测定,发现胆囊自身为P-糖蛋白的富集器官,所以需要合理选用化疗药物,常用的化疗药物有氟尿嘧啶、环己亚硝脲、多柔比星、丝裂霉素、卡莫司汀等。联合应用有一定疗效,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可以试用。

目前胆囊癌多采用FAM方案(氟尿嘧啶1.0g,多柔比星40mg,丝裂霉素20mg)和FMP方案(氟尿嘧啶1.0g,丝裂霉素10mg,卡铂500mg)。国外一项应用FAM方案的多中心临床随机研究表明,对手术机会的胆囊癌病人,化疗后可使肿瘤体积明显缩小,期延长,甚至有少部分病例得到完全缓解。选择性动脉插管灌注化疗药物可减少毒性反应,一般在手术中从胃网膜右动脉置管入肝动脉,经皮下埋藏灌注药泵,于切口愈合后,选用FMP方案,根据病情需要间隔4周重复使用。此外,通过门静脉注入碘化油,使其微粒充分进入肝窦后可起到局部化疗和暂时性阻断肿瘤扩散途径的作用,临床应用取得了一定效果,为无法切除的胆囊癌伴有肝转移的病人提供了可行的治疗途径。腹腔内灌注顺铂和5-FU对预防和治疗胆囊癌的腹腔种植转移有一定的疗效。目前正进行5-FU、左旋咪唑与叶酸联合化疗的研究,可望取得良好的疗效。

包括介入治疗、免疫治疗等,虽难以达到治疗目的,或可改善病人状况,减轻痛苦,延长时间。晚期胆囊癌如由胆囊床广泛侵入肝实质,或自胆囊颈部侵入一侧肝管,甚至一侧肝脏发生多发转移时,可采用介入治疗,多经肝动脉插管进行栓塞及化疗,可取得较好疗效。

近年来的研究发现,K-ras、c-erbB-2、c-myc、p53、p15、p16和nm23基因与胆囊癌的发生、发展和转归有密切关系,免疫治疗和应用各种生物反应调节剂如干扰素、白细胞介素等,常与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联合应用以改善其疗效。此外,温热疗法亦尚处于探索阶段,均处于探索阶段,尚需进一步研究。

在目前胆囊癌疗效较差的情况下,积极探索各种综合治疗的措施是合理的,有望减轻病人的症状和改善预后。

或食疗方:胆囊癌患者宜食新鲜蔬菜、鸡蛋、清蒸鱼,忌食煎、炸、高脂肪食品,不宜食用红枣、桂圆、白木耳等易致腹胀的补品。

图片 4

参杞粥:太子参10克,枸杞子10克,黄芪10克,大米50-100克,同煮粥,作早餐或点心食用。

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