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派丹功入门,丹功四秘窍的第一等秘书窍便是阴跷穴

道教丹功宗派漫谈 道家秘穴之阴硚穴论
道家秘穴之阴硚穴论王沐在《悟真篇研究》一文中,谈到了丹功四秘窍,其中的第一秘窍就是阴硚穴。它究竟秘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称之为第一秘窍?我认为这是值得研究的一个课题。
经脉总源 阴硚穴在经脉上是处于重要位
王沐在《悟真篇研究》一文中,谈到了丹功四秘窍,其中的第一秘窍就是阴硚穴。它究竟秘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称之为第一秘窍?我认为这是值得研究的一个课题。
经脉总源
阴硚穴在经脉上是处于重要位置的。它在两阴之间,中医称为会阴穴,丹道修炼中称之为生死根、虚危穴、归根窍,复命关。因它是任督冲三脉所起之处。督由会阴而行背,任由会阴而行腹,冲由会阴而行足少阴,此窍一动,三脉皆通。同时它又是奇经八脉的总源,李时珍在《奇经八脉考》中说:“凡人有此八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气冲开,故能得道。八脉者,先天大道之根,一气之祖。采之惟在阴为先,此脉才动,诸脉皆通”。故称它“总为经脉造化之源”。因其“上通泥丸,下透涌泉,倘能知此,使真气聚散,皆从此关窍,则天门常开,地户永闭。尻脉周流于一身,贯通上下,和气上朝,阳长阴消,水中火发,雪里花开,所谓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为什么它有这样的效验呢?因为它乃是“逐日生之根”,产铅之地也。”所以此窍为青春活力萌动之处,生殖系统内分泌的源头。王沐讲:“阴硚以会阴位置为体,以生精采药为用。”它的重点在动态,静极之中随机而动,则具有蓬勃发展之生机。修炼中,“得之者,身轻体健,容衰返壮,昏昏默默,如醉如痴,此其验也。”
心性圆明
《天仙道程宝则》讲:“圆觉之功,始至洗髓。髓洗则心明,心明觉自圆。”故要得心性圆明,就必须从“涵谁洗髓”入手。“涵”者,沉浸之义。“谁”者,主人翁,即心也,性也。其位在脑,实指真意元神。“洗”之者,水也。水位在肾。《参同契》云:“真人潜深渊”,《易》曰:“潜龙勿用”,是皆指涵谁洗髓之诀。实则指真意元神沉潜于海底肾水之中以洗之也。如此在两目神光的照顾下,用和气以薰蒸烹炼,使之处于空虚寂静的玄况中,从而逐步地使元神去掉杂质,进入洁净纯真的境界。如是“凝神聚气,念不妄动,一守冲和,无微不烛,久而久之,群阴咸化,国泰民安而身治矣。”所以身心修炼,必以心性圆明为第一宝则,如此,才能站稳脚跟,天仙之道可次第呈现矣。
庸其蹊径
泥丸氏讲:“庸其蹊径则内魔不生,外魔束手而丹道坦矣。”“庸”者,平庸无奇之谓。先天大道是:“一无作为,二无奇异”的返本还源之道。在修炼中循正途而进则不入于旁蹊曲径。凡有所见闻,均应以“不动”二字付之。因行动中出现的一切见见闻闻均是虚幻之境,心生则种种魔生,心灭则种种魔灭。心若不生,境自无了。如是精体而修,则功日进而无好胜神飞之患,也无见见闻闻之险。所以泥丸氏讲:“丹道坦矣。”其要点为:一、修真之道,不过炼阴还阳而已,阴尽为成,阳纯为道。当两目神光聚存海底则阴遭阳炼,精气溢身。“阳胜则,阴胜则凉;阳胜则通,阴胜则滞。”身暖气通,如云如雾,即丹功正道也。二、“凝神海底,一念默注,勿飞其心,全神注守,通塞痛痒,概置勿顾,生死存亡,悉置度外,如是则万无内外魔猖獗之患也。”所以“庸其蹊径”之法,不过是凝神海底,聚暖以烹,不移神他顾而已。
凝神入穴
凝神入穴的关键在于一个“凝”字。其具体过程有以下几步:一、“先以目光注所凝处”;二、“微以意敛真气氤氲回归”,而聚气于气穴;三、再以“和义寄于其间”,使神注气穴而火旺;四、然后“撤其机心”,在似照非照、似守非守中,勿忘勿助,“有若存若亡之用”;五、“旋即从事于忘,忘其和斯极,神始凝焉矣。”这个凝神入穴的过程,实质即是由有意而守到无心而照;从知止而定到由定而忘的过程。能定能忘即能聚能凝,所以“凝神入穴则气穴暖而真火旺矣。真火旺而关辟无魔。”如此修持则丹道有望、圣胎有室,婴儿得养矣。

邱祖秘传大丹直指 龙门派丹功入门
龙门派丹功入门龙门派丹功,钟吕亲传,长春祖述,是道教命功修习的根本途径。这一功法,业已被现代气功界所普遍接受,因不多采用意念,故不存在出偏问题,其入手功夫已成为今天静功修炼的良好方法,习称“道家功”。在国外
龙门派丹功,钟吕亲传,长春祖述,是道教命功修习的根本途径。这一功法,业已被现代气功界所普遍接受,因不多采用意念,故不存在出偏问题,其入手功夫已成为今天静功修炼的良好方法,习称“道家功”。在国外,如日本、南洋等地,尤为提倡。龙门丹功源于古昔,原先只在道门中传授,到了宋代,因吕祖倡“教外别传”之旨,开始对知识界、文化界传授,因为知识分子善于写书,能将功理功法要领记录在文本上,使之不致湮失,因此就留下一种不成文的习惯法,凡成道者,均须留下一些著述,其做法往往是用诗词来表达功要领,采用一些隐语、譬喻,让人似懂非懂。这样,既不完全泄露天机,又能提供内行炼功时参照,一举两得。现存明清时代刻印的大量丹书,很多都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成为一笔丰厚的道家文化遗产。当然,真正习练起来,还靠师传面授,看书自学难以入门。在道法昌隆的条件下,上一世纪龙门丹功在民间流传颇广,因炼功时以坐式为主,时称“坐功”、“打坐”。练习者为了强身健体,多兼习拳术,故又称静坐为“内功”,以便与打拳的“外功”相区别。由于现存丹书很少直截了当讲授丹功做法,功理部分又常常故弄玄虚,尤其是具体入手步骤一段,基本上少有谈论,故本文拟就个人所知,略加浅述,重在实用,对功理不再涉及。尽管丹功号称“坐功”,其实练功时坐的姿势,并没有什么特殊讲究,虽然需要盘膝而坐,但又盘、单盘、散盘皆可,秉“道法自然”之旨,即使随便端坐在椅上,也未尝不可。这一功法虽属命功范围,实际上也兼有性功的要求。因为首先要培养习练者的定力。即入座之时,须有耐心、耐力,至少要心平气和地坐上一刻钟到一小时,一动也不动。盘脚而坐时,无论腿脚酸麻到什么程度,也要坚持下去。所以心浮气躁、静不下来的人,最好先从外功练拳着手,预先把定力培养起来,而不必先习静坐。练功环境应该是比较安静的地方,四周需保持清洁,故以室内为佳。练功时刻,除饭后半小时以内不宜习练以外,任何时候都可以,所谓“一日中,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最重要的是练功时的心态,一定要保持高度平静,不能因喜怒哀乐而激动,也不宜抱一时的浓厚兴趣来练功。如不想静坐时,决不要勉强自己。既然入座,就该抛开外界一切杂务干扰,放下心中一切思想包袱。这时的思想意识,应该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希求明心见性,其他一切,什么也不追求。1、回光守窍——静坐中眼皮下垂,仅开一线之光,隐约能看到自己的鼻尖。既不开眼,也不合眼。内心则注意着两眉中间稍稍进入脑内的一个部位。这个部位并不确定,因此不必认真去想,只是模模糊糊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这一做法称为“回光”。静定下来以后,可以将意识渐渐由脑部转入丹田、下丹田,如果那里的某一处稍稍有一点感觉,即可将意念固定在那个部位,谓之“守窍”。这里所说的窍,位置都比较模糊,也不必认真去确定,大概在此即可。等到功夫深了一层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感觉到那窍的准确位置,开始时决不要十分着意追求。用回光守窍这个办法,让心思放在练习守窍一事上,基本上可以避免杂念干扰。2、调息咽津——静坐中闭口,舌抵上腭,只用鼻孔呼吸空气。这时要用耳朵细听自己呼吸的声音,要耐心地使呼吸逐渐渐变得又轻又细,乃至听不到一点声音。到了这时,仍然要仔细的听下去,一心放在听息上面,便可排除一切杂念,所谓“心息相依”。呼吸的理想方式,是用“内呼吸”。亦即练习逆式呼吸:吸气时小腹收缩,呼气时小腹松开。如想较快进入这一状态,有两种途径可走。一种是在吸气时,同时提缩肛门,则小腹自然就收缩;呼时一放松,小腹和肛门也就同时放松了。如此松提九次,呼吸便可调整成腹式呼吸状态,以后就不用再提肛了,所“一吸便提,气气归脐”。另一种办法是,当吸气的时候,设想脐眼也同时在向内吸气,于是小腹就自然收缩了。逆式呼吸练习到相当纯熟后,便可微微加进一种意念,即设想呼气的同时,外界元气随而充入小腹,注入下丹田,成为药苗。这样,吸气之时便会感觉到那股元气,向上微微升起。于是一呼一吸,几个内部的元气也在中下丹田之间一上一下,这就是内呼吸,所谓“真人潜深渊,游浮守规中”。当然,这种升降情况决不能故意设想,而是自然达到,也不是一天两就能出现,而要经过较长时间的习练。在调息过程中,口中唾液会逐渐增加,到一定程度时须轻轻咽下,但不可过快、过猛,所谓“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

在道家认为,阴跷穴就说会阴穴,位于前阴、后阴之间,在人体经脉中所处的位置十分重要。是任、督、冲三脉所起之处,任脉由会阴而行腹中,督脉由会阴而行背中,冲脉由会阴而行足少阴,故此穴一动,诸脉皆通;原中国道教学院学者、道教养生专家王沐在《悟真篇研究》一文中,谈到了丹功四秘窍,其中的第一秘窍就是阴跷穴。

道教自唐末五代以后,由重视外丹转入内炼,成为一个内丹丹功系统,自钟离权、吕洞宾两真人留传功法以后,逐步分成五大派,师徒相传,至今未衰。兹简述于下:北派北派名称,系由宗教而来,当时王重阳创全真教,本主张三教合一,“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以道教的《道德经》、佛教的《心经》、儒家的《孝经》为全真教祖经。实际当时北方已为金人所统治,立教比较困难,主张三教圆融,易于传教。至于在丹功方面,仍是祖述钟、吕,并以钟、吕内丹继承者自居。读其所著《金关玉锁诀》释金关玉锁意义,即明指炼功时如何无漏。他设问说:“假令白牛去时如何擒捉?诀曰:‘白牛去时,紧叩玄关,牢镇四门,急用仙人钓鱼之法,又用三岛手印指黄河逆流,白牛自然不走。’”白牛色白为西方金,象征元精。此段发挥《参同契》第二十三章而明显讲出,即契文“太阳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华,转而相因”的含义。欲漏不漏时紧守丹田,不动耳目口鼻,三岛手印即“两支慧剑插真土,引得黄河水逆流”之口诀,这都是钟吕系统的功法。他总结此功法诀曰:“一名金关玉锁定,二名三岛回生换死定,三名九曲黄河逆流定”,可以证明他的丹功渊源。又设问曰:“何者是神仙抱一?”回答说:“一者为道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中四智功,五眼恁起,六根扫荡,七魄运开,八卦说,九思真,道凭无漏果圆融。意想自神长在丹田,抱守元气,莫教散失,此是抱一之法”。这更说明王重阳功法是钟、吕体系。王重阳功法传与七个弟子,以邱处机成就最高、声望最著,他于王重阳逝后,在陕西磻溪苦修六年,陇州龙门苦修六年,冥思深炼,总结师承,开创龙门一派,传世至今。因为在教统上南北分立,此功法属于北宗全真派,所以在内丹分派上称为北派。北派主张是先修性后修命,修性即是修心,修命即是修术,本来两者不能截然分开,因邱处机真人等强调先后之别、轻重之分,遂成为此派丹功特点,邱祖语录曰:“吾宗三分命功,七分性学,以后只称性学,不得称功。功者有为之事,性何功哉?”又曰:“吾宗惟贵见金,而水火配合,其次也;大要以息心凝神为初基,以性明见空为实地,以忘识化障为作用,回视龙虎铅汞,皆法相而已,不可拘执。不如此便为外道,非吾徒也。”此种开示徒众的话,实是拍板定弦。所以北派虽讲性命双修,仍以修心为主。王重阳在甘河桥上所遇之二仙人,本未实指钟、吕,但确是传给他丹诀的人。当时重阳有诗曰:“四旬八上始遭逢,口诀传来便有功”。只提师传,未称姓氏。明王世贞在跋《王重阳碑》一文则讲后人追称二仙为钟、吕,乃邱处机之意,盖确定教祖身份,实为抬高本教地位之目的。后来元世祖封东华帝君及钟、吕、刘、王为真君,元武宗又追封为帝君,在宗教上地位崇高,在丹法上全真一派,亦被内炼者尊称北派。但与王重阳创教时“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之言”已经有了发展变化了。王重阳七弟子,在丹功上虽各立门户,但功法大致相同。邱祖龙门派则传流最盛,至元朝末年北派与南派合流后,互相融合功法,遂均以汉魏伯阳、宋张伯端的《参同契》、《悟真篇》为祖经。明末清初之伍冲虚、柳华阳,许多丹经都列在北派之外,另称“伍柳派”。实际明末伍冲虚的丹功,仍以龙门派丹功为核心。伍冲虚名守阳,为龙门第八代,王常月之弟子,为教中之律师。他虽将龙门派丹功推进一步,但不离教内心传,贯彻了三教合一的精神,讲丹术而证以禅理,所著《天仙正理直论》、《仙佛合宗》,均贯彻三教圆融的丹功,不过内容仍以道功为主,其他不过参证而已。清柳华阳原为僧人,后自称拜伍冲虚为师,著有《金仙证论》、《慧命经》,发挥北派清修丹法之要旨,以佛语讲丹功,其《慧命经》实为别开生面之作。不过书内所引《首楞严经》经文,对照搜寻,并无原句,盖多属自创之辞,假佛经而说理之作。此两书对初步内炼的人影响很大,虽有人说他的功法步骤过于琐碎,但以佛语为形式,寓口诀于其中,如果仔细思量,必有心得,所以众推为启蒙的好书。同时有朱元育《参同契阐幽》、《悟真篇阐幽》,发挥心得,暗示口诀,道教界亦推为名著。其他有刘一明《道书十二种》,出入儒释,另创新词,说清修派之丹法,亦极透彻。

邱祖秘传大丹直指

一、论三宝三要

修炼有三宝三要。

三宝者,精、气、神也。精,先天一点元阳也;气,人身未生之初祖气也;神即性,天所赋也。此三品上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道,三宝之旨也。

三要者,一曰鼎炉,异名虽多,而玄关一窍,实鼎炉也;二曰药物,异名亦多,而先天一气,实药物也;三曰火候,名亦甚多,而元神妙用,实火候也。

二、论三关三田

夫背后尾闾、夹脊、玉枕,谓之三关,属督脉,为阳;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谓之三田,属任脉,为阴。此阴阳升降之路,自背后督脉上来,即属子,自前面任脉下去,即属午,子午抽添,所谓周天火候是也。

先说三关:尾闾关在背后夹脊下,脊骨尽头处,其关通内肾之窍。直上至背后对内肾处,谓之夹脊双关。又上至脑后,谓之玉枕关。三关通起一条髓路,号曰漕溪,又曰黄河,乃阳气上升之路。

再论三田:泥丸谓之上丹田,其穴在两眉正中入内三寸之地,方圆一寸二分,虚间一穴,乃藏神之所。心下三寸六分,名曰土釜,黄庭宫也,乃中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虚间一穴,乃藏气之所,炼丹之鼎。直下与脐门相对过处,约有三寸六分,故曰“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自天至地八万四千里,自心至肾八寸四分,天心三寸六分,地肾三寸六分,中丹田一寸二分,非八寸四分而何。脐之后,肾之前,名曰偃月炉,又曰气海。稍下一寸三分,名曰华池,又曰下丹田,方圆一寸二分,亦是虚间之穴,乃藏精之所、采药之处。此处有两窍,向上一窍通内肾,直下一窍通尾闾,中间乃无中生有之窍,强名曰玄关,直一之气产生之时,玄关自开。

三、论奇经八脉

八脉者,冲脉在风府穴下,督脉在脐后,任脉在脐前,带脉在腰间,阴跷脉在尾闾前阴囊下,阳跷脉在尾闾后二节,阴维脉在顶前一寸三分,阳维脉在顶后一寸三分。凡人有此八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气冲开,故能得道。八脉者,先天大道之根,一气之祖。

采之惟在阴跷为先,此脉才动,诸脉皆通。次督、任、冲三脉,总为经脉造化之源。而阴跷一脉,

当人未生之时,一点初凝,总是混沌性命。三月而玄牝立,脐如瓜蒂,儿在胎中,随母呼吸。既生而剪去脐带,天翻地覆,则一点真阳,凝聚于脐中。乾变为离,坤变为坎,故神出气移,遂不复守胎中息。息不守则心火属离,如汞欲飞,又加以思虚念想,益不与肾水相接。肾水属坎,如铅欲沉,又加情动失固,益不与心火相接。肾自肾,心自心,水火各居,是任其升沉,坎离不得颠倒矣。不但不能生丹,而且生疾病耳,焉有生理。

又论胎息,呼不得神宰,一息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使息息归根,以接先天元气,神入气中,气包神外,如胎儿在母腹中呼吸一般,即为胎息。盖呼吸者气也,神者心也,以神驭气,以气留形,以神驭气而成道,即以火炼药而成丹也。

五、论呼吸

诀曰:气是添年药,心为使气神;能知神气祖,便是得仙人。

盖呼吸所从起者也,呼为父母元气,吸为天地正气。令气合形,神合气,则命在我矣。凡人不知收藏呼吸之地,强闭出入,与死静者无异。又或任其出入,则元气随呼气而出,反为天地所夺。

是以有抽添之说,使气之呼吸至于根蒂。吸自外而内,呼之亦入内,吸则来于子宫玉洞,呼则直上昆仑巅顶,呼吸旋为一气,成为胎息。虽然,一气如何至此?盖呼吸久,但觉有一吸至于内,久之而并不觉气急,犹子在母腹时,即为胎息也。但凡人只知吸之在内,不知呼之亦在内,知之则可夺天地之正气矣,而后方谓之“添年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